www.global-rowing-service.com

Basics / Sport-scientific Scripts

Dominant Abilities / Coordination / Strength / Speed / Endurance / Technique / What happens to the body when it gets in motion / Conditioning for Rowing / Anaerobic Threshold / Heart-rate Training -zones / Phases of Adaptation / Supercompensation / Annual Programming / Variety / Training for Young Athletes / Advice for young rowers click on the titlebar 
to switch the language

 

                     Technique 技巧

當一位選手在學習技巧時,在發展的實際步驟上,應備有以下大綱:

一般

首先需具備有對動作的一般概念和形象,以及動作目的瞭解。在這個階段中,選手應該是很自由的做動作,而不要去在意 細節的部份。了解整體動作是很重要的,這樣才能學習每個階段的細部技巧。在看過並解釋全部的動作之後,教練應該讓 選手去模仿每個動以,好讓選手對全部的動作都能有空間性具體概念藍圖。例如,在教導選手做出正確的划槳時,應該先 從認識正確的動作開始,之後再對整體動作,給予一些簡短以及精確的解釋。然後,選手便試著在安全的環境中,模仿全 部的動作。

細節

在選手具備了一般的動作感覺和樣子之後,該是進入正確技巧發展的細部階段的時候了。動作的細部解釋和展示應該以 慢動作的圖片從旁輔助。在這個階段中,選手要學習做出正確的技巧,而不需受到時間,速度或是運動力,如力量或加速 等的限制。在動作元素的教導上,每次只教一個動作或是一個類似比實的動作或是比動作還簡單的。再以划槳為例,它的 運動包括最大加速衝刺,同時加上槳的收縮以

及回槳放鬆至雙手過膝。接著便是緩慢的滑動直到準備做下一個划槳的入水。運動的例子都很雷同,但是卻比技巧的實際 元素還來得簡單,包括有抱膝翻跟斗好讓身體循環有個更好的感覺和像子。在掌握了這個階段最後的細節和各元素之後, 選手們便將所有的動作組合起來,注意到所有細節階段正確的執行久了之後,動作就會變得規律自動化。

實作模擬

習得了各項運動的慢動作之後,下個階段便是將這些運動做出來,並且考慮到時間、節奏感、以及其他運動上的特別動力 ,像是力量、力速等。要進入技巧學習中的這個階段,所有的動作都應該是做的很自然習慣了。在這做的運動應該是接 近或是高於表現所需的速度、節奏感或是加速等。此時選手們便會發展出自己的風格。運動中應該是讓選手習得各種不 同的技巧變化或是個別的元素的應用。這不僅有助於發展個別風格而且還有益於每個選手找出最有效的技巧變化模式。 舉例來說,在循環的運動,像是游泳、腳踏車、划船或是越境滑雪、速度會受到很多因素的影響,像是力道每個週期的長度 或是頻率等。這種複雜性可使不同素質和體型的選手,因為每種運動著重的動作重心不同,而能在不同的運動上有成功 的表現。力量和體型都較小的選手經常能有高速率的表現,而將單一動作的頻率提高。1992年的奧林匹克中,紐西蘭的雙 人隊伍就是很好的證明,僅管他們的身材短小而且力量也小了一些,他們原先是輕量級的隊伍。藉著維持在高槳頻和使用 新槳(大的)
,而成功的打敗了比他們高大而有力的隊伍。當然他們也用了必要的技術改變。

為何不覆製冠軍者的技巧?

冠軍的技巧細節,只對他或她的風格型態才能產生效果,這些技巧只會對那個特定的選手產生作用。任何想要非常成功的 選手都必需對技巧的各項細節有獨特的詮釋,才有希望成功。每個優秀的選手都應擁有自己運用技巧獨一無二的方法。許 多時候從普遍被使用接受的模式中跳出,會帶來更有效的個別技巧。在運動上要獲得勝利是根於技巧的作用力如何,而不 是技巧的好壞或正確與否。在一些例子中,想要尋找出新的風格的選手不僅是改變技巧的細節,還對整體技巧進行重組。

要促使年輕的和發展中的選手形成明確或細節上的習慣,是很大的錯誤。在教導初學者和年輕選手技巧時,教練應該著重 在動作的基礎和生物力學上,留一些空間讓選手進行細節上的實驗。選手或父母們應該找個好的教練或是自己研讀一些 運動上的生物力學以避免在仿效技巧成型的過程中發生了阻礙。

                                                                                         Sport is Life 1999 / Joern Grosskopf / Wu Pei-Ling, January, 2000